京剧 = 角的艺术吗?
时间:2017-07-10 14:07:23      来源: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


张永太/撰文

当一出好戏由演员最终呈现在舞台上时,京剧于是成了角的艺术。我别的流派不懂,接触了一些程派的东西,就说说程派的事吧。

程派祖师爷是程砚秋先生。1910年,6岁的程砚秋因家境贫寒,被迫投入荣碟仙门下学戏。最初就是当佣人,期间受的折磨,梨园中人都知道。后来荣碟仙发现程砚秋嗓音很不一般,扮相清雅恬静,以为得到了一棵摇钱树。程砚秋在舞台上初露“角儿”相后,荣碟仙便拼命逼他唱戏,以致唱坏了嗓子,提前“倒仓”。

1917年,有人来约程砚秋去上海演出,每月包银六百大洋。当时程砚秋尚未出师,演出所得包银要悉数归师傅,所以荣蝶仙当然主张他去。但是,如果这样,程砚秋非但不能成为“角儿”,一颗京剧新星极有可能就此陨落,也就不会有光彩照人的程派艺术了。

幸运的是,程砚秋遇到了罗瘿公。罗瘿公竭尽全力保护培养程砚秋的事情,也为梨园界熟知。所以,回忆起在荣碟仙门下的遭遇,程砚秋说:“学艺的八年,是我童年时代最惨痛的一页。”谈到罗瘿公于他的再造之恩,程砚秋说:“我程某人能有今日,罗师当推首功。”

程砚秋对罗瘿公终生执弟子礼,因此被誉为“义伶”。他知恩图报,一个“义”字,感天动地,当为今日伶人楷模。话说回来,自1921年至1924年罗瘿公去世的三年中,罗共为程砚秋编了12部戏。如若没有罗瘿公,没有罗瘿公说服王瑶卿为其制腔编曲,那里有脍炙人口的《梨花记》《龙马姻缘》《花舫缘》《孔雀屏》《红拂传》《花筵赚》《风流棒》《鸳鸯冢》《赚文娟》《玉狮坠》《青霜剑》《金锁记》!即便程砚秋生旦净末、文武昆乱,一身的本事,在时局动荡、世风日下的社会生态中,他又怎能独善其身,成为一派宗师呢?他清醒地知道,是恩师罗瘿公和被称为“通天教主”的王瑶卿等,托着他走上了京剧艺术的高峰。

罗瘿公辞世后,程砚秋的事业一度消沉,就连当初倾力扶持他的王瑶卿也与他拉远了距离。

这是,又一位大文人陈叔通成为他的艺术和精神支柱,指导他很快走出迷茫,走向新的艺术高峰。

《锁麟囊》被公认为程派艺术至今难以超越的经典。但是,没有学富五车的翁偶虹,哪里会有在舞台上走红70年的薛湘灵。

说京剧是角儿的艺术,并非全无道理。就此也可以说,话剧是角儿的艺术、越剧是角的艺术,任何舞台表演艺术、影视剧艺术都是角儿的艺术。道理不言自愈:没有角儿,就没有让观众如醉如痴的舞台艺术形象。

但是从根上说,任何角儿,都是在舞台上表现戏剧创作者的创作意图,名角儿与一般角儿的区别,在于对剧本和人物的理解程度和舞台上二度创作的能力,以及自身的艺术功底和艺术修养。

今天的京剧、今天的程派,虽然不乏被称为角儿、艺术家的演员。但是事实却是,一个大院团能演的戏,远不如程先生一个人演的戏多。程先生在艺术高峰期,一年就能有好几出新戏,我们一个院团几年出不了一出新戏。程先生创作的30多出本戏,今天倾全国专业京剧院团之力,能再现舞台的,不过半数。

究其原因,除了演员自身的问题外,更重要的是,没有了当年的人文氛围,真正有文化的人离京剧太远了,或者说,京剧离文化人太远了,再往根上说,京剧离文化太远了,远到连模仿都觉得吃力。

京剧需要倾注热情和真情的文化注入,角儿首先要成为有文化的人。否则,京剧很可能沦为顶着某种时代光环的江湖,即便今天被称为角儿,也会人未老艺先衰,不会走得太远。

京剧是角的艺术,但首先是集民族传统文化之大成的艺术之花。这才是角儿赖以出现、生存和发展的土壤。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返回首页
E-mail: 578809168@qq.com  地址:北京
Copyright © 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6013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