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遵从母命,更是文化自觉
时间:2016-07-04 11:48:12      来源: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

 
 钮葆/撰文

程永江老师本来是搞美术、美学,搞洋文化的,195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尔后受公派赴苏留学,1959年毕业于苏联列宁格勒列宾学院美术论系。学成回国后,程老师在中央美术学院执教,参加西方美学史教材编写,参与创办《世界美术》杂志,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的筹建,继而任美术史系主任。他对中亚美学颇有研究,曾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亚学会常务理事,陆续发表《古埃及美学考古发现史略》等专著、《伊犁河谷古塞种人及乌孙人之文化》等译著。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我国的各项文化事业蓬勃发展,程老师也正值盛年,事业上屡屡有成。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放弃了自己十分熟悉、已经取得骄人成就的专业,转而研究、传扬“程学”,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程老师此举确是忠实地遵从母命,他不愧是程门孝子。

1986年夏,操劳一生的太夫人果素瑛女士骤然病危,弥留之际对三子程永江执手相托:你大哥10岁就去了法国,不了解父亲的事,你二哥是学工科的,就你是学文科的,你必须为弘扬程派艺术尽责任,必须把你父亲的遗著及相关文献尽快整理成集,奉献社会。重诺守信的程永江老师答应了母亲的嘱托,而后的28年,他全身心地投入了对程派艺术的系统研究,全身心地投入了对程砚秋大师遗著及相关文献的系统整理,并力尽所能地对程派弟子们学习程派艺术、演出程派剧目给予慷慨支持。《程砚秋史事长编》《程砚秋日记》《我的父亲程砚秋》《程砚秋戏剧文集》《程砚秋戏剧艺术三十讲》等著述的相继问世,标志着程派艺术理论的挖掘、整理、研究正在一步一步地深入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著述的弥足珍贵的学术价值、文献价值正在为世人所识,永江老师真不愧是程门一大孝子。然而,所有这些,仅仅是“遵从母命”使然吗?

是遵母命,但又不仅如此。程老师之所以要做这些事,之所以做成这些事,更是像其父程砚秋大师那样,具有高度的文化自觉。

1958年,程砚秋大师的溘然病逝,使得年轻的永江老师开始意识到自己肩上承担着程门重责。1960年,回国刚刚一年的程永江先生就开始着手整理父亲的艺术成就。从那时起,他几乎把所有业余时间都用到了做这项资料工作上。整理书刊、戏报、日记、笔记、草稿、唱片,制作卡片、剪报、表格……。“文革”结束,他遍访父亲在各地的同人、好友、弟子,形成了更为扎实、丰富的录音、照片、图谱、文稿等各种资料。而今,这些艰辛劳作的成果(二次文献)俱在,人却已经撒手尘寰。

永江老师原本准备退休后再正式动笔叙写父亲的艺术成就,但是,如前所述,由于慈母的临终遗嘱,使得他不得不改变原定设想,把这项工作提前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从那时起他便开始了对程派艺术的系统研究,便开始了对程砚秋大师遗著及相关文献的系统整理,并力尽所能地对程派弟子们学习程派艺术、演出程派剧目给予慷慨支持。而来28年,无论严寒酷暑,无论染疾卧床,这些功德无量的事情,永江老师从未中辍。

永江老师说,父亲不仅是一个优秀演员,而且是具有深刻思想的学者型艺术家,程派艺术理论是“程学”。正因为如此,他这些年呕心沥血地撰写、编纂了十余部研究、介绍程学的力作;正因为如此,他不但发挥自己的学者专长著书立说,而且深入程派艺术队伍,风尘仆仆地应邀到全国多地讲授“程学”。北京、南京、上海、昆明、深圳、香港等几十个城市都留有永江老师讲授“程学”的身影与音容。

《程砚秋戏剧艺术三十讲》出版之际,永江老师的眼疾已相当严重,糖尿病等致使这位身高近一米八○的汉子体重已远不足百斤。尽管如此,他仍然一如既往地笔耕不辍,讲学不止。在接待来访的演员、票友、戏迷等时,在到各地讲学时,他不但孜孜不倦地传授有关程派艺术的各方面学问,更用程砚秋大师高尚的人格操守、美好的人文追求勉励程派弟子们刻苦奋发学习,精诚团结协作,把高雅而质朴的程派艺术无私地奉献给人民大众。就在去世那天的下午,他仍在做着这些没有任何个人功利追求的事情。这一切,正是“老牛明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的真实写照!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程永江老师为什么自1958年程砚秋大师病逝始,便自觉承担起弘扬程学之重担的心路历程,在他为《程砚秋戏剧艺术三十讲》写的前言《研究真经,走出困惑》中有真挚完整的吐露,是具有高度文化自觉的学者的肺腑之言,我们实在应当反复研读。

程门弟子们应像程永江老师那样,没有个人功利追求地传承、弘扬程学。

永江老师走了,作为程门弟子,我们该怎么办呢?告别仪式上,永江老师生平介绍的结语中呼唤我们:“全体程门弟子一定会化悲痛为力量,以更加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感、紧迫感,脚踏实地地搞好程派艺术——程学——的传承与弘扬,以告慰两代程家人的殷殷企盼之心!”我接受这个呼唤,因此述说以下三句首先用于律己的话:

其一,希望表演者队伍(也包括编导、乐队、舞美等)、观众队伍、研究者队伍(其实这应属观众,不做观众,何谈研究)通力协作,高质量地多演程派剧目,实事求是地多宣传程学,切实而不表面地深入研究程学,以更广阔的奔流报答源泉。

其二,期盼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切实担当起自己的使命,围绕程学的学习、研究、宣传,尽快打开局面,开展行之有效的活动——勿忘程砚秋大师所言“组织是肉体,活动是灵魂,没有灵魂的肉体是没有生命的啊!”(2010年版《程砚秋戏剧文集》第69页)。

其三,祝愿程派艺术队伍充满思想,祝愿程派艺术队伍的思想充满正气和智慧!
 
                                              2014年6月13日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返回首页
E-mail: 578809168@qq.com  地址:北京
Copyright © 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6013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