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程砚秋《我之戏剧观》
时间:2016-07-01 21:37:17      来源: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

\


钮葆/撰文

2008年~2009年,我协助程永江老师撰写《程砚秋戏剧艺术三十讲》。那时,我们是把京剧艺术大师、程派艺术创始人——程砚秋先生的《我之戏剧观》同《程艳秋致老摩登函》《检阅我自己》《在荀令香拜师礼上的答词》共4篇文献放在一讲中(第二讲),一并介绍的。这4篇文献分别是先生在不满28周岁时和28周岁生日当天(1932年1月1日)完成的。我们认为,这四篇文献虽篇幅都不长(总共才一万字多一点儿),但提出并论证了戏界的5个重大问题:确定皮黄与“摩登”(现代化)的关系;树立“对于中国戏剧克(恪)尽我的天职”的使命感;戏剧工作者要自觉地“自己检阅自己”,“自己督促自己进步”;只要“确定了我们合理的戏剧观,以始终不懈的精神干下去,二黄剧是不会倒坏的”;“戏剧是以人生为基础的”,年轻人学艺不能不读书,不能不拓宽视野。这5个问题当是程砚秋戏剧理论——程学——的核心。而5个问题中,确定合理的戏剧观当属重中之重,今天结合学习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以下简称《讲话》)再读,尤感如此。

《讲话》论及文艺观时,先间接援引鲁迅先生在《两地书》(《鲁迅全集》第九册)中的话,指出:“鲁迅先生说,要改造国人的精神世界,首推文艺,举精神之旗、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园,都离不开文艺。”继而直接援引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的话,指出:“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此处的“合”是助动词,意思是“应该”;“为”,此处读wèi,介词,引进动作行为的目的)而84年前,程砚秋先生以自己的从艺实践体会向中华戏曲专科学校师生们演讲的《我之戏剧观》,与此完全相符。 

 先生首先明确地否定了对戏剧社会价值的错误看法,他说:“一直到现在,还有人认为戏剧是把来开心取乐的,以为戏剧是玩意儿。其实不然。”接着,先生表示了对戏曲研究专家佟晶心先生(本名佟赋敏,蒙古族)所提观点的认同,他说:“有一位佟晶心先生,写了一本《新旧戏与批评》,他对于戏剧的解释是说:‘戏剧是一种艺术,或复合的艺术。而予别人以鉴赏的机会,求其提高人类生活的目标。’这是不错的。”先生之所以认同佟晶心先生的戏剧观,是紧密结合自己的从艺实践,经过认真思考而得出的结论。因此,演讲中他从编剧、演剧两个方面阐述了“演任何剧都要含有要求提高人类生活目标的意义”:

 “大凡一个够得上称为编剧家的人,他绝不是像神仙一样,坐在绝无人迹的深山洞府里面,偶然心血来潮,就提起笔来写,他必是在人山人海当中,看见了许多不平的事,他心里气不过,打又打不过人家,连骂也不大敢骂,于是躲在戏剧的招牌下面,作些讽刺或规谏的剧本,希望观众能够观今鉴古。所以每个剧总当有它的意义;算起总账来,就是一切戏剧都要求提高人类生活目标的意义,绝不是把来开心取乐的,绝不是玩意儿。我们演剧的呢?我们为什么要演剧给人家开心取乐呢?为什么要演些玩意儿给人家开心取乐?也许有人说是为吃饭穿衣;难道我们除了演玩意儿给人家开心取乐就没有吃饭穿衣的路走了吗?我们不能这样没志气,我们不能这样贱骨头,我们要和工人一样,要和农民一样,不否认靠职业吃饭穿衣,却也不忘记自己对社会所负的责任。工人农民除靠劳力换取生活维持费之外,还对社会负有生产物品的责任;我们除靠演戏换取生活维持费之外,还对社会负有劝善惩恶的责任。所以我们演一个剧就应当明了演这一个剧的意义;算起总账来,就是演任何剧都要含有要求提高人类生活目标的意义。如果我们演的剧没有这种高尚的意义,就宁可另找吃饭穿衣的路,也绝不靠演玩意儿给人家开心取乐。”(《程砚秋戏剧文集》,程砚秋著,程永江编,钮葆校勘,华艺出版社2010年版,第8页,本文中所引程先生谈戏剧观的论述皆出自该篇。)

那么,怎样才能自觉地树立这种正确的戏剧观?自觉地树立这种正确的戏剧观意义何在?先生在这篇演讲中都给出了朴素而中肯的简明答案。

关于怎样树立正确的戏剧观,先生说:“我在演一个剧,第一要自己懂得这个剧的意义,第二要明白观众对于这个剧的感情。”他以演出《青霜剑》为例,阐述这个路径——“未演之前,先就要懂得申雪贞如何如何受方世一的压迫和摧残,要懂得申雪贞如何如何要刺杀仇人,要懂得申雪贞是如何悲惨,如何痛苦,如何壮烈”。先生认为,唯其如此,“才能登台演出,才能在台上把申雪贞忠忠实实地表现出来”,才能不出现“我演的虽说是《青霜剑》,而观众只看见台上有个程艳秋,没有看见什么申雪贞”的“惨败”。演过之后呢,先生告诉我们:“要细心去考察观众对于这个剧的感情。大家都觉得这个剧不错,大家都因此而生起了打倒土豪劣绅的革命情绪,我们就再接再厉的演下去。”对于应该如何判断观众的感情,先生有着冷静而深刻的认识,他说:“所谓观众的感情,并不是从叫好或叫倒好的上头去分辨其良好与否;而是要从影响于观众的思想和行动去分辨其良好与否”;“如果有少数人觉得方世一死得太冤,觉得申雪贞手段太毒,我们察知他们的立场与方世一同样,便可以不理,仍然是再接再厉的演下去”。

关于自觉地树立正确的戏剧观的意义,先生明确指出:“现在颇有人忧虑二黄剧快要倒坏了;兄弟以为只要我们演剧的人有把握,确定了我们的合理的戏剧观,以始终不懈的精神干下去,二黄剧是不会倒坏的。”言简意赅,发人深省,拳拳赤心,可鉴青天!学习艺程派艺术,研究程学,我们当与这颗拳拳赤心相通啊!

是的,树立正确的戏剧观+实干精神,这是弘扬京剧艺术的根本所在,“守着这两个原则去演剧”,京剧必能繁荣。先生的演讲,言之切切,就像是针对当今情况所讲的一样。我们研读至此,能不为当时尚不满28周岁的程砚秋先生深邃的思想、强烈的使命感所感动吗?所以,我认为,紧密联系戏界的实际,紧密联系我们自己的实际,反复研读先生的《我之戏剧观》,是我们理解和践行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的重要步骤、重要内容。 

                                                           2015年12月7日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返回首页
E-mail: 578809168@qq.com  地址:北京
Copyright © 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6013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