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派新戏《金簪记》在西区剧场首演
时间:2018-11-30 16:09:56      来源: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


恒远/文 魏星/图

11月29日晚,位于西城区护国寺的西区剧场内,台上李瓶儿命运的跌宕起伏,牵动着台下观众的心。这部由90后在校大学生创排的京剧程派大戏《金簪记》,取材于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巨著《金瓶梅》。在原著中李瓶儿送给西门庆的定情金簪的牵引下,全剧以二人情感纠缠为主线,揭示了明朝末期严酷社会生态中的人性悲剧。

11月29日晚,程派新戏《金簪记》在西区剧场首演。
 

中央戏剧学院二年级研究生晚昼在剧中饰演李瓶儿。
 



剧情由一支金簪铺陈开来。

《金簪记》主创团队由中央戏剧学院、中国戏曲学院在校大学生、研究生组成,平均年龄20.3岁。其中,编剧、导演、创腔、主演晚昼是中央戏剧学院二年级研究生,年仅23岁。
 
小说《金瓶梅》问世后,一直是戏曲、影视剧创作的取材热点。传统改编作品延续了《水浒传》对潘金莲、西门庆的道德定性;现代和当代改编作品大都陷入了“为潘金莲翻案”的指责。
 
一方面是对《金瓶梅》社会价值和文学价值的肯定,另一方面是对原著中性描写的讳莫如深,构成了改编作品的道德困境和逻辑悖论。同时,为迎合票房和点击量,有的改编作品津津乐道于原著中的香艳情节,这既是对当下社会道德底线的漠视,也是对原著的亵渎,当然无法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
 














晚昼认为,《金瓶梅》作者假托宋徽宗年间事,秉持中华民族“春秋笔法”“微言大义”的哲学传统,以老道细腻的文学描写,鞭笞了明朝晚期朝政腐败、社会堕落的现实。同时,开启了文人直接取材于现实社会生活独立创作长篇小说的先河。作品在原始欲望的文本表象之下,是对人性本质的拷问,对善与恶的分界给予了另一种解释。《金瓶梅》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开拓性意义,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分水岭,为其后《红楼梦》的出现做了可贵的探索和准备。
 
《金簪记》一反以潘金莲为主角的改编套路,让李瓶儿作为女一号,并赋予她程派青衣的形象,依照她和西门庆的情感发展铺设剧情。剧中,李瓶儿之忠厚与潘金莲之尖刻构成了戏剧冲突主线。
 
舞台监督、中央戏剧学院大四学生廖馨认为:《金瓶梅》浓墨重彩地描写了西门庆身边的众多女性,其中,李瓶儿是唯一和西门庆建立起了真挚情感的女人;游戏在众多女性中的西门庆,独对李瓶儿敬爱有加,这种关系在小说中是独一无二的。虽然,李瓶儿为人妇时就与西门庆暗通款曲,但自嫁到西门府之后,她极力维护西门庆,不惜代价平衡和其他妻妾的关系,小说中的风月故事也因此变得愈发凄楚与温情。
 

幕后花絮

 







在当晚的舞台上,几位90后的梨园新秀对话500年前的那段历史,展示了超乎预料的深刻、勇敢和执着。他们的表演围绕剧情,着力于人物情感刻画,摈弃各种游离于剧情的个人表演,展现了戏比天大的梨园美德。
 
《金簪记》初创于2015年。此后的3年中,他们不断研读原著,精心打磨剧本和音乐,力求忠实于中国戏曲的人文精神和艺术传统,使《金簪记》成为一部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作品。
 
剧场统筹、中国戏曲学院大一学生王琰泽说:“我们努力用传统的表演程式去表现原著的深刻内涵,不主张用绚丽的舞台设计冲淡演员的表演。这无疑对演员提出了更高要求,但必须坚持。”
 
《金瓶梅》结构宏大复杂,有名有姓的人物超过两百人,与李瓶儿相关的故事贯穿全书主要章节。《金簪记》请龙在天皮影剧团用皮影的形式做情节铺垫和过渡,在集中表现戏曲主题的同时,保持了情节的连贯性。
 





在掌声中,演员谢幕。

本剧的投资人陈培是一位从事互联网通信的企业家,凭着对传统艺术的景仰,他义无反顾地投资创排《金簪记》。
 
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武桐羽观看演出后说:“《金簪记》的主创团队和创作过程,在中国京剧界甚至戏曲界,都是一种久违了的现象。兴奋之余,更让我们看到了京剧振兴的希望。”
 
11月29日至12月2日,《金簪记》将在西区剧场连演四场。
 
 

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部分领导和会员到场观看了演出。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返回首页
E-mail: 578809168@qq.com  地址:北京
Copyright © 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6013881